三姝媚

过都城旧居有感
湖山经醉惯,
渍春衫,啼痕酒痕无限①。
又客长安,叹断襟零袂,涴②尘谁浣。
紫曲③门荒,沿败井、风摇青蔓。
对语东邻,犹是曾巢,谢堂双燕。
春梦人间须断,
但怪得当年,梦缘能短④。
绣屋秦筝,傍海棠偏爱,夜深开宴。
舞歇歌沉,花未减、红颜先变。
伫久河桥欲去,斜阳泪满。
【注释】
 
① “湖山”三句:宋代陆游《剑门道中遇微雨》:“衣上征尘杂酒痕,远游无处不消魂。”此处化用其意。渍,浸染。
 
② 涴(wò):弄脏。
 
③ 紫曲:犹“紫陌”,指京城道路。或说为歌楼妓馆聚集的里巷。
 
④ 能短:这么短。能,同“恁”。 
 
【翻译】
 
此地湖山曾看惯我的醉态,春衫上长年污渍,满身泪痕杂酒痕。又一次客居临安,可叹这破衣烂衫,再也无人缝补洗涮。当年热闹的巷陌门庭已荒,沿着断井残垣,所见只有风吹蔓草。东邻传来双燕呢喃,可叹它们筑巢之地,原来曾是王谢旧堂。
 
明白这人间欢乐,犹如春梦易逝。只怪当年,美梦为何那样短暂。在绣帷深闺漫弹秦筝,在海棠花畔依偎缠绵,夜已深深却又还重开盛宴。而今歌舞早已停歇,花儿还未凋谢,红颜早已改变。久久伫立河桥,欲待归去,斜阳下泪水已满眼。

【解读】
 
此词为梦窗晚年重过临安,感慨盛衰,伤悼杭州亡妾之作。清代陈洵《海绡说词》认为此词乃“过旧居,思故国也。”虽实据不足,但在寄托个人遭际的字里行间,处处隐约可见兴亡之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