贺新郎

陪履斋先生①沧浪②看梅
乔木生云气,访中兴英雄③陈迹,暗追前事。
战舰东风悭借便④,梦断神州故里。
旋小筑、吴宫闲地。
华表月明归夜鹤,叹当时、花竹今如此。
枝上露,溅清泪。
遨头⑤小簇行春队,步苍苔、寻幽别墅,问梅开未?
重唱梅边新度曲,催发寒梢冻蕊。
此心与东君⑥同意。后不如今今非昔,
两无言、相对沧浪水。
怀此恨,寄残醉。 
【注释】
 
① 履斋先生:吴潜(1195-1262),字毅夫,号履斋。祖籍宣州宁国(今安徽宣城)。南宋后期名臣,诗人。与姜夔、吴文英多有交游。词风沉郁。有《履斋遗集》《履斋诗余》。
 
② 沧浪:即沧浪亭,位于今江苏苏州,北宋苏舜钦所筑,南宋时为韩世忠别墅。
 
③ 中兴英雄:指韩世忠(1090-1151),字良臣,号清凉居士。延安(今陕西绥德)人。韩为两宋之际名将,与岳飞、张俊、刘光世合称“中兴四将”。
 
④ “战舰”句:指建炎四年韩世忠黄天荡大捷,但后因奸臣叛国,使兀术掘新河逃走。
 
⑤ 遨头:俗称太守为遨头。
 
⑥ 东君:春神为东君,此指履斋。 
 
【翻译】
 
乔木高耸入云,寻访中兴英雄韩将军故居,暗暗追怀往日英雄事迹。可惜当年,东风悭吝,不肯助他的战舰一鼓作气直捣黄龙,终致收复河山的梦想破灭。英雄无用武之地,只好于此吴宫旧地筑室闲栖。若是像丁令威明月之夜化鹤归来,飞落华表,想必也会深深叹息,当时满园繁花翠竹,而今竟已荒废如此,枝梢上滴滴露珠,都像是洒下的清泪。
 
太守率领小小的游春队,踏着青苔小径到此别墅寻幽,探问梅花是否开放?在梅树旁反复唱着新谱的歌曲,期望催动寒枝上冰冻的花苞早日吐蕊。这份殷切之心真可比春神了。今日感叹今不如昔,说不定将来还会感叹后不如今呢。面对滔滔江水,相顾无言,只能将这一腔遗憾,寄托于一场沉醉。

【解读】
 
此词为沧浪亭赏梅、追怀名将、忧时伤世之作。追怀名将往事,生发英雄失路之悲。一腔忠愤无处寄托,只能借酒买醉暂忘。全词风格与其情诗迥异,激越苍凉,沉郁深婉,言外寄慨,含蕴深沉的末世之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