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流子

作者:周邦彦

新绿小池塘,风帘动、碎影舞斜阳。
羡金屋①去来,旧时巢燕;土花②缭绕,前度莓墙③。
绣阁里、凤帏深几许?听得理丝簧。
欲说又休,虑乖④芳;未歌先噎,愁近清觞。
遥知新妆了,开朱户、应自待月西厢。
最苦梦魂,今宵不到伊行。
问甚时说与,佳音密耗,寄将秦镜,偷换韩香⑤?
天便教人,霎时厮见何妨! 

【注释】
 
①金屋:佳人所居,系闺阁美称。用汉帝金屋藏娇典故。唐代李商隐《茂陵》:“金屋修成贮阿娇。”
 
②土花:青苔,苔藓。
 
③莓墙:长满青苔的墙。
 
④乖:违误,错过。
 
⑤寄将”二句:南北朝《燕歌行》:“盘龙明镜饷秦嘉,辟恶生香寄韩寿。”秦镜,指汉代秦嘉妻徐淑赠其明镜事,此处指情人送的物品。韩香,出自南朝宋刘义庆《世说新语·惑溺》。晋代贾充之女窃其父所藏奇香赠给韩寿,后结成夫妻。后以此借指男女暗中通情。 
 
【翻译】
 
新绿的春水涨满小池塘,风吹帘动,夕阳金色的碎影满室晃动。真羡慕旧家燕子啊,能在深锁她的金屋自由飞来飞去;有那新生的苔藓,又能在那从前的围墙上再度生长。那深锁她的锦绣闺阁、华美帷帐究竟有多深呢?只听得从那里传出她弹奏的隐隐琴音。那琴声里仿若有无限欲说还休的心事,像是担心误了佳期;又似乎歌声未起已先哽咽难言,只能酒入愁肠。
 
遥想她此刻,应是刚刚理罢新妆,轻轻推开门窗,独自待月在西厢下。咫尺天涯的人儿啊,我最怕的是,也许连今夜的梦魂中,也不能到达她的身边。问苍天,要等到何时才能与她再订密约、互寄信物,将这满腹相思说与她听呢。老天啊,你就是行个方便,让我们马上相见一刻又有何妨!

【解读】
 
此词写男子对深闺情人的相思。宋代王明清《挥麈余话》卷二载:“周美成为江宁府溧水令,主簿之室,有色而慧,美成每款洽于尊席之间。世所传《风流子》词,盖所寓意焉。新绿、待月皆簿所亭轩之名也。”此说虽未必可信,但词中所写两情阻隔之因,却确乎似有隐情。清代况周颐《蕙风词话》评曰:“此等语愈朴愈厚,愈厚愈雅,至真之情,由性灵肺腑中流出,不妨说尽而愈无尽。”
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