过秦楼

作者:周邦彦

水浴清蟾①,叶喧凉吹,巷陌马声初断。
闲依露井,笑扑流萤,惹破画罗轻扇。
人静夜久凭阑,愁不归眠,立残更箭②。
叹年华一瞬,人今千里,梦沉书远。
空见说鬓怯琼梳,容消金镜,渐懒趁时匀染。
梅风地溽③,虹雨苔滋,一架舞红都变。
无聊为伊,才减江淹④,情伤荀倩⑤。
但明河影下,看稀星数点。 

【注释】
 
①清蟾:明月。
 
②更箭:即漏箭。古时以铜壶盛水,壶中立箭以计时刻。
 
③梅风地溽:江南一带初夏梅子黄熟时多连之雨,俗称“梅雨”。
 
④才减江淹:唐代李延寿《南史·江淹传》载,江淹有五彩笔,因而文采俊发。而后梦郭璞取其笔,才思竭尽。即后世所称“江郎才尽”。
 
⑤情伤荀倩:荀粲(约209-约238),字奉倩,颍川颍阴县(今河南许昌人)。三国时期曹魏玄学家。南朝宋刘义庆《世说新语·惑溺》载:“荀奉倩与妇至笃,冬月妇病热,乃出中庭自取冷,以身熨之。妇亡,奉倩后少时亦卒。” 
 
【翻译】
 
明月倒映在清澈的池塘底,树叶在凉风中簌簌作响,街巷的车马喧嚣刚刚过去。闲倚在天井栏杆上,看她娇笑着追扑飞来飞去的流萤,弄坏了手中轻罗画扇。人已静,夜已深,回想往日种种旖旎,久久凭栏,愁绪万千,再不愿回到那冷冷清清的房中孤眠,就这样久久伫立,一直站到了更漏将残。只叹好年华转瞬即逝,如今与她千里阻隔,音渐稀,连梦中相见也难。
 
听说她也为相思日渐憔悴,竟害怕将玉梳去将鬓发梳理,也渐渐懒于追逐时兴的装扮。眼前正是梅雨时节,地面潮湿,一场雨后就生出了青苔,满架迎风舞动的娇媚花朵也已经渐渐零落凋残。有谁相信我为了她百无聊赖,竟像那才尽的江淹,诗赋无心,又像那伤情的荀倩,黯然魂断。举目遥望夜空,银河茫茫,只有几颗稀疏的星子闪烁。

【解读】
 
此词为伤景怀人之作。一说为周邦彦任溧水县令时因怀念汴京旧情人而作,一说为早年游宦长安思念家室而作。全篇以深情为线,时空、意象交错跌宕,虚实相生,今昔互见,谋篇布局深具匠心。清代陈洵《海绡说词》赞曰:“篇法之妙,不可思议。”
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