浪淘沙慢

昼阴重,霜凋岸草,雾隐城堞①。
南陌脂车②待发,东门帐饮乍阕③。
正拂面、垂杨堪揽结,掩红泪、玉手亲折。
念汉浦、离鸿去何许?经时信音绝。
情切,望中地远天阔,
向露冷、风清无人处,耿耿④寒漏咽。
嗟万事难忘,惟是轻别。
翠尊未竭,凭断云、留取西楼残月。
罗带光消纹衾叠,连环解、旧香顿歇。
怨歌永、琼壶敲尽缺⑤。
恨春去、不与人期,
弄夜色、空余满地梨花雪。 
【注释】
 
① 城堞(dié):城上齿状的矮墙。
 
② 脂车:车轴涂上油脂的车,润滑以利快行。
 
③ 乍阕:方停,刚结束。
 
④ 耿耿:烦躁不安貌。
 
⑤ 琼壶敲尽缺:南朝宋刘义庆《世说新语·豪爽》:“王处仲每酒后辄咏‘老骥伏枥,志在千里。烈士暮年,壮心不已’,以如意打唾壶,壶口尽缺。”以表情感激越。 
 
【翻译】
 
清晨阴云密布,寒霜打折了青草,浓雾遮没了城墙,南边大道上车已待发,东门外别宴已歇。垂杨柳轻拂人面,那枝条柔嫩得可以绾结。她掩面拭去泪水,纤纤玉手折下一枝柔柳相赠。想那时汉水边一别之后,我们就如分离的鸿雁,不知各自已飞往何处,长年音信阻隔。
 
此情切切,登高望远,见地遥天阔,在这露冷风清、孤苦寂寥之中,只能苦熬着长夜漫漫。可叹人间万事中,最难忘的只有这轻率的离别。翠玉杯中,酒尚未尽,只愿今夜沉醉西楼,梦中与你短暂相会。
 
罗带失去了光泽,锦被随意堆叠,连环锁已解开,她的旧香也已消散。怨歌唱了一遍又一遍,玉壶被敲得处处是缺。恨那春天自顾离去,也不和人约好再来之期,如今装点这暗夜的,只剩下这满地梨花胜雪。

【解读】
 
此词为伤春怀旧慢词。所写离别意象近柳永《雨霖铃》,但三叠情绪推进至结尾处,已与之判然有别。清代陈廷焯《白雨斋词话》评曰:“蓄势在后,骤雨飘风,不可遏抑。歌至曲终,觉万汇哀鸣,天地变色。老杜所谓‘意惬关飞动,篇终接混茫’也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