采莲令

月华收,云淡霜天曙。
西征客、此时情苦。
翠娥①执手,送临歧②,轧轧开朱户。
千娇面、盈盈伫立,
无言有泪,断肠争忍回顾?
一叶兰舟,便恁急桨凌波去。
贪行色、岂知离绪,万般方寸③,
但饮恨、脉脉同谁语?
更回首、重城不见④,
寒江天外、隐隐两三烟树。 
【注释】
 
① 翠娥:即翠峨,美人之眉。此处借指美人。
 
② 临歧:岔路口。此指临别。
 
③ 方寸:指心绪,心情。
 
④ 重城不见:唐代欧阳詹《初发太原,途中寄太原所思》:“高城已不见,况复城中人。” 
 
【翻译】
 
月亮已收起光华,云影淡淡,清霜遍地,眼看天色将明。那就要西去远行的人,此时正为离情所苦。美人紧紧拉着手,一直送到临别的路口,又亲手把朱红的大门轧轧推开。她那千娇百媚的脸上无言流泪,纤细柔弱的身子就这样默默伫立着。对此已是肝肠寸断了,又怎么忍心回头再看她一眼呢?
 
乘坐的这一叶扁舟,就如此急忙随波远去了。临去之前行色匆匆,一心只顾着要走,那时哪想到这离别的愁绪,会这样万般千种袭上心来呢。此时也只得空自遗憾,这满腹深情还能对谁去说呢?再回头望去,只见那重重城郭与送别的人儿都已看不见了,凄凄秋江上,唯见天际之外,隐约伫立着两三株烟蒙蒙的远树。

【解读】
 
此词写情人相别。送别画卷徐徐展开,天色欲晓,云淡霜寒,执手送别。美人盈盈含泪,旅人不忍回顾,水上舟行匆匆,天际烟树迷蒙,一一映现于纸上。画中有声,城门轧轧拉开,水上桨声急急,在黎明清境里惊心动魄。有声与无声的强烈反差渲染了凄凉别情。
 
全词以景起兴,以景作结。末几句景中无人,却字字怀人,把前面铺排的种种情绪推向高潮。写景、抒情、叙事浑融,极富韵律之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