满庭芳

山抹微云,天黏衰草,画角声断谯门。
暂停征棹,聊共引离尊。
多少蓬莱旧事,空回首、烟霭纷纷。
斜阳外,寒鸦万点,流水绕孤村①。
消魂,当此际,香囊暗解,罗带轻分。
漫赢得,青楼薄幸名存②。
此去何时见也?襟袖上、空惹啼痕。
伤情处,高城望断③,灯火已黄昏。 
【注释】
 
① “寒鸦”句:隋炀帝杨广《野望》:“寒鸦千万点,流水绕孤村。”万点,一作数点。
 
② “漫赢得”句:唐代杜牧《遣怀》:“十年一觉扬州梦,赢得青楼薄倖名。”
 
③ 高城望断:宋代欧阳詹《初发太原,途中寄太原所思》:“高城已不见,况复城中人。” 
 
【翻译】
 
群山间缭绕着隐约白云,仿佛水墨画中淡淡抹上的一笔。远天与芳草相接,绵延无尽,又听见城门楼上传来断续的号角悲声。暂且泊下远行的客船,与君举杯共饮,聊以话别。想当初多少恩爱缠绵,此刻回首,皆已化作烟云散尽。夕阳下,只见几点寒鸦横过苍苍远天,一弯流水环绕着孤村。
 
这一刻真让人魂销肠断难分难舍啊,轻轻解开束腰的锦带,悄然除下贴身的香囊。这些年来混迹青楼,只留下了这薄情郎的名声。这一去不知何时再能重逢?念及此,你的泪水已将我的衣襟与袖口都打湿透了。就在这依依惜别悲伤欲绝的时分,不觉已近黄昏,暮色渐渐遮断了高楼,万家灯火已次第亮起。

【解读】
 
此词写与所爱女子依依惜别之情,是秦观最杰出的词作之一。其于元丰二年前往会稽探望祖父叔父,于会稽太守程公辟府中结识一歌妓,与之相恋。此词大约作于这年岁暮离开越地之时。“山抹微云,天黏衰草”句,两个动词用得极为传神,可谓妙笔生花,流芳词史。宋代胡仔《苕溪渔隐丛话》载:“其词极为东坡所称道,取其首句,呼之为‘山抹微云君’。”